首页 >  女性

通州一瑜伽馆暂停营业拖欠学员余额,学员向工商部门投诉

发布时间:2020-06-12

12月8日,部分会员在瑜伽馆内索要说法。受访者供图


新京报讯(记者 张静雅)通州多位消费者反映,在一家瑜伽馆办卡,卡内余额未消费完,店家突然以内部整顿为由暂停营业,新京报记者12月8日获悉,瑜伽馆学员们希望店家退款,目前未能联系上店方负责人,涉款金额或上百万,学员们已向工商部门投诉。


瑜伽馆停课前未通知,有消费者暂停营业前一天刚办卡


瑜伽馆学员鲁女士今日(12月8日)告诉新京报记者,2018年中旬,她在通州的伽舍瑜伽馆办了一张五年卡,花费26800元,五年内上瑜伽课不限次。办卡一年多以来正常使用。12月4日,她线上预约了6日的瑜伽课,但5日晚上,她收到店家通知,针对部分会员投诉老师辞职一事,“伽舍召开股东大会内部整顿,暂停营业。”


就鲁女士了解,伽舍瑜伽算是通州最大的瑜伽馆,在圈内口碑一直不错。她的多个朋友都在这里上课。近半年来,瑜伽馆内的确出现频繁更换老师的情况。“这个行业本身老师流动性就很大,我们都没当回事。没想到会因为这个原因导致瑜伽馆停业。”


另一位学员林女士称,她12月5日花了8999元办了卡,没想到还没上课,瑜伽馆就暂停营业了。林女士说,有学员停业当天上午还被劝办卡。“我们想退费,但是瑜伽馆已经没人管事儿,负责人也联系不上。”据多位会员初步统计,会员在瑜伽馆办卡未消费的余额或超100万元。该数据未得到店方证实。


疑拖欠教师课时费后暂停营业,学员投诉至工商部门


12月8日,新京报记者到位于北京市通州区北苑一路的伽舍瑜伽馆,发现虽然瑜伽馆还开着门,但已停止授课,店内没有负责人在场。多位会员们聚集在店里,等负责人现身,想索要说法,还有多位自称瑜伽馆授课老师的人在店内等负责人,想索要被拖欠的课时费。


一位自称授课老师的女士称,她已有两个多月没有拿到课时费,费用约有两万余元。“我们也是没办法了,只能罢工要求店家给结算工资。”她说,店方一直承诺尽快结钱,但是拖了多个星期没有结账。“很多老师等不起就走了,现在留下的老师,没法教这么多学员。”该名老师称,初步统计店方欠下的课时费数十万元。该数据未得到店方证实。


学员方面称,店家通知暂停营业后,他们就打不通店方负责人电话了。新京报记者通过学员提供的联系方式联系店方负责人,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。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信息显示,瑜伽馆所属的北京伽舍休闲健身有限公司仍处开业状态,法人为吴某美,致电网上登记的电话也无人接听。


目前,学员们已向工商部门投诉。新京报记者从北京工商行政管理局的投诉举报热线获悉,工商部门已接到消费者投诉,会核对后处理。


店方给会员发来的暂停营业的通知。受访者供图

 

律师:瑜伽馆停课系违约应退款


北京康普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吴立宏分析,根据《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》第十条规定:“ 经营者以预收款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务,应当与消费者明确约定商品或者服务的数量和质量、价款或费用、履行期限和方式、安全注意事项和风险警示、售后服务、民事责任等内容。未按约定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,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履行约定或者退回预付款,并应当承担预付款的利息、消费者必须支付的合理费用。对退款无约定的,按照有利于消费者的计算方式折算退款金额。”


吴立宏表示,该瑜伽馆在未告知消费者的情况下突然停课,且不退卡属单方面违约,属于上述“未按约定提供商品或者服务”,商家理应履行退卡义务,将余额全部退还给学员。他表示,如果商家拒不执行退回预付款,“消费者可向消协投诉,由当地工商部门协助解决。”


校对 吴兴发


上一篇: 国家监委已商请最高检提前介入30多起职务犯罪案件

下一篇: “精干”队伍? 美媒称特朗普下令削减国安会人员